admin
管理员
管理员
  • UID1
  • 粉丝0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344
阅读:13回复:0

我渴望摆脱“农村”和“贫穷”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8-02-08 08:01
我总感觉自己是一个奇怪的人,对自己没有特别强的认同感,也可以说没主见,尤其是我处在需要选择的时候。
我曾作为来访者,去找心理咨询师做心理咨询。其实我并没有心理问题,甚至觉得内心还算是比较阳光,纯粹想找人沟通罢了。因为很多时候,我觉得自己的想法比较奇怪,希望找一个没有偏见的人,来聊一下我的想法。
朋友之间的聊天,大多会有一些预设的立场,你把事情和他们讲,就会知道他们什么反应,可能他们更多会站在给定的角度考虑问题。所以说,遇到比较重大的选择,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时,就会去做心理咨询。
我从2015年年就开始做心理咨询,起源是失恋。失恋的痛苦消除后,心理咨询就变成了我常态化的行为。我觉得有用,且会录音并反复听。这相当于一面镜子,会让我看清楚自己内心真实想法,当然也是探索自我的过程。
心理咨询师并不会给你一个准确的答案。但他会更多的来引导你,让你按照内心真实想法来走。等于我有了一本参考书,心里没底儿的时候,就可以翻一下参考书,参考书说对,我就往前走。
我每次去咨询前,都会打草稿。毕竟心理咨询师是按小时付费的,我打完草稿后,能把我想法最快的说给他听,这也是我追求高效的办法。
做心理咨询的另一部分动机,就是为了解决自己身份认同上的焦虑,这也是我人生真正开始有了融入的危机。
为了融入现在的圈子,我开始撒谎
弗洛伊德说,童年决定一切。
我老家在农村,兄妹三人,我是老大,都属于留守儿童。小时候我就很爱学习,看新闻,家里所有的书我都会看。那时候,我属于生长欲特旺盛的人,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。
一百个农村孩子里总有一个学习好的,我可能就是那一个。有的人把它称为天赋,我把它称为运气。因为毕竟像我这样的人很少。我一直有个理念,教育要靠投入,就像种地一样。也许你不施肥打药,也会收成好。但精心护理的农田毫无疑问,产量会更高。
现在弟弟在读大学,妹妹在读高中。我给弟弟在外面租了房子,方便他更投入的学习和考研。妹妹一样,我给她请了家教,让妈妈菜也不卖了来陪读。
我觉得这是在践行我的理念,更多来投入精准的付出成本。其实这样有好也有坏,好处在于可以让他们少走弯路,坏处就在于可能会强加我的意愿在他们身上。
说到投入,我觉得自己从小就是特别有企业家精神的人。从经济学的角度上来说,企业家精神是和资本,劳动一样的不同要素。
小时候,我帮妈妈卖菜,会把钱放得特别规整,分类码放,这样找钱的时候效率会特别高,这就是财务管理。
还记得一次寒假,我拉着一大麻布袋的韭菜下乡去卖,全是自己主动去做,就为了证明自己能做成它。因为农村是一个人情社会,不管认识不认识,我都叫叔婶,大哥嫂子,嘴甜一点,韭菜很快就能卖光。
我把企业家精神理解为,突破自己的局限,做大家不敢做的事情,做大家觉得做不成的事情。
但农村出身的这个事情,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困扰着我,其实做心理咨询的一部分动机就是解决自己身份认同的焦虑。我觉得自己和城里人很相似,但和家里人差别大。有时候,为了缓解这种焦虑,我会隐瞒自己的出身。
之所以隐瞒,是源自于我想更好地融入我所在的群体。想融入,就要和他们说一样的话,做一样的事,穿一样的衣服,买一样的鞋。
游客

返回顶部